老外体验“直播”卖货中国精准扶贫还能这么干

  • 没有评论

【中国那些事儿】老外体验“直播”卖货:中国精准扶贫还能这么干

中国日报网12月13日电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农村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许多农民借助电商直播等互联网平台,吸引八方来客,带动当地特色农产品热销,摘掉了戴在头上的“穷帽子”。

新华三集团荣登“2019中国新增长创新实践“榜单

(责编:实习生(赵异慧)、熊旭)

她们下田抓稻花鱼、收谷子拣鸭蛋、唱侗歌跳侗舞……在侗家原始纯粹的自然画布上,用镜头记录盖宝村的点滴生活。

在数字化、智能化的产业趋势下,众多企业投身数字化转型,新华三集团在帮助众多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同时,也在持续实践自身数字化转型的创新,成为了数字化浪潮的领航者。

这也是像吴玉圣这样基层扶贫干部们的信念,他们扎根土地、义无反顾、前赴后继,志在消除贫困。

除了技能匹配之外,从业者的兴趣相投也成为这些新职业兴起的原因之一。毒鸡汤文案师、心愿制作师、歌单导师等小众职业从业者能够在新的就业形态中去完成过去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

“让侗族文化走出去”

来自英国的中国日报编辑纳森(Nathan)日前走进贵州大山,邂逅侗家“七仙女”,和她们一起在直播中带货,探寻“七仙女”电商扶贫的故事。

临别时,纳森深有感触:“我来之前对扶贫有误解,但是看了你们如此别有特色的扶贫,并且注重文化和传统,我觉得这点很重要,这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

“从制造业时代向服务业时代过渡,是经济发展的自然规律,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将越来越大。”余清泉说。

作为驻村书记,吴玉圣初到盖宝村,就被当地原生态的自然风光和侗族人文风貌所吸引,他独辟蹊径,放弃走传统脱贫的路子,决定通过“短视频带货”的模式,带领盖宝村摸出一条新方法。

书写“侗族七仙女”故事的人是盖宝村扶贫第一书记吴玉圣。

依托互联网,古朴的侗家文化因此逐渐为人所知,原先缺乏销路的新鲜绿色食材也得以走出深山,顺利送达到喜爱它们的人们手中。

进入2019年,新华三集团以大数据、人工智能及移动为核心打造数字中台,循序渐进,敏捷交付,解决业务痛点,赋能业务创新,实现企业数字化变革。其中移动中台改善员工效率和体验,数据中台提高企业决策能力,AI中台推动业务变革创新,截至目前,新华三内部已完成200余个数字化转型项目,40余个智能机器人上线运行,每年节约上万人天;基于机器学习的智能算法,提高产品销售和备件预测准确率10%以上。通过各种数字化手段构建企业核心竞争力,提高企业的经营利润,帮助新华三业务量以30%的年增长率发展。

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盖宝村,正如它的名字“盖宝”,是被大山盖住的“宝藏”桃源。盖宝村的“封闭”原本是经济落后的主因,但因为“封闭”而保留完好的独特侗族文化,借助互联网的翅膀,成为打开扶贫之门的一把金钥匙。

如今遍布于县域市场的“互联网+”类零工类型,既包括最典型的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和快递员,又催生了收钱码系统软件开发师、数字微客、AI标注师、公交车路线规划师等40多种新职业。这些新职业,有1/3仅需在线即可完成。

对于七仙女来说,外出闯荡可能会有更多的机会,但既然选择留下来,就一定要坚持到底。

以“灵活的就业模式、丰富的就业渠道、较低的从业门槛”为特点的零工经济正因为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发生改变,并深入中小城市与小城镇。《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显示,县域市场有零工收入的人群达到了52.27%,35.11%的县域零工工作与互联网相关,“互联网+”类零工在各种零工类型中排名第一。

上海社科院副院长、研究员何建华将这样的结果与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情况相对照,发现新职业的布局状况与调查结果一致:中西部地区的企业和从业人员比例上升,经济的地区差异缓慢变小;个体户的数量大幅增长。

余清泉也看到了在城镇化过程中,以小镇青年为代表的群体的活力与潜力。“过去受地域经济的影响,他们的消费能力没被发现,但现在有了更多机会,这体现在就业上就是能找到更多新的有意思的兼职。”

“就业正成为县域民生的重要支撑。”冯喜良说,对于那些之前服务业并不发达的中小城市而言,这些新职业的发展是对当地经济的有力支撑。

吴玉圣表示,村民最重要的还是思想观念的转变,下一步肯定是进行文化的扶贫,旅游的扶贫,要做乡村振兴。我们基层是属于权力最小的一个群体,但是很多事哪怕再小,也能给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收获。

除了职业类别,支付宝的有关数据还展示了这些新职业从业者的来路:约一半生活在中小城市。在2.4万名支付宝云客服中,有88.5%来自2至5线城市,AI标注师则几乎全是小镇青年。

盖宝村的“侗族七仙女”,怀揣着让家乡侗寨摆脱贫困的梦想,打造了一支拥有百万粉丝的“网红”带货团队。

纳森客串直播主持人,推销当地特产“稻花鱼”。

此次新华三集团荣登《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9中国新增长创新实践”榜单,不仅是对新华三自身数字化转型创新实践的肯定,也是对其坚持助力百行百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理想的鼓励。未来,新华三将通过“数字大脑计划”持续展开在数字化转型领域的创新实践,积极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实践数字化转型道路,从而推动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携手合作伙伴共绘数字未来。

盖宝村这个“宝藏”村庄虽依旧偏远,却搭乘着网络电商的东风走上致富之路。仅仅一年半后,“侗族七仙女”团队依靠短视频就实现年收益超过100万元。

“七仙女”帮助村里的农户销售了六七十万的农特产品,加上其它的直播、广告,各方面收益总共有100多万。

“七仙女”表示,既然选择了就一定要坚持到底,这是用钱买不到的快乐。

自2016年起,以塑造数字化领导力,成为客户业务创新、数字化转型最可信赖的合作伙伴为目标,新华三集团在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于英涛的亲自指导下,由集团IT部门主导开启了数字化转型的历程。以数据为核心,人工智能为手段,移动服务为形式,实现技术创新和业务变革的高效结合。通过对业务流程的优化重构,以及数字化能力的迭代发展,实现了对企业的精细化管理,驱动了集团业务快速变革发展。

为了将自身的数字化转型实践经验赋能给更多企业,新华三集团在2019年重磅推出了“数字大脑计划”——以数字基础设施、业务能力平台、主动安全和统一运维构成的“智能数字平台”为基础,与生态合作伙伴开展智慧应用领域的创新,共同为百行百业客户打造其专属的“数字大脑”,帮助其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

扶贫不仅仅是帮助贫困地区的农产品找到销路,还要为贫困地区建立自我“造血”机制。

吴玉圣说:“其实刚到盖宝村这个环境就吸引我了。经过一个月的调研过后发现,更加吸引我的是这里的文化。侗族文化得到了完整的保留。我发现这个短视频平台,低成本能达到很高效的宣传。”

“更多的人能够被看见,能够发挥自己的优势或者追求兴趣,在灵活就业中实现自我价值。”余清泉说,数字经济催生的新职业在带来产业变迁的同时,也改变着人才结构。

在吴玉圣和“七仙女”们的共同努力下,通过电商扶贫,短短一年半,盖宝村里109户贫困户全都实现了脱贫。

世界银行今年3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4年至2016年,中国淘宝村(网上零售商集聚现象)数量从212个增至1311个,2018年进一步增至3202个。报告认为,淘宝村里的成功故事表明,数字技术能够助力中国农村经济包容性增长,也能够降低所需技能的门槛,便于个人(包括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参与电子商务并实现增收。

余清泉也在思考新职业从业者的用工权益问题,“因为过去的社保体系与规则不是按照这个思路设计的,目前的就业形式还是以相对标准、稳定的就业方式为主,但去年我国的市场主体就已经突破了1亿户”,余清泉说,按照这样的发展趋势,面对今后更加灵活化的就业形态,公共服务不一定能完全覆盖所有群体,第三方社保服务市场要发挥积极作用。(朱彩云)

盖宝村扶贫第一书记吴玉圣

以小镇青年为代表的群体正在把握就业新形态。“不少二代三代农民工都在城市生活过或者出生在城市,他们对农村的感情较淡,对农业生产技术掌握较少,新职业恰恰为他们开辟了就业通道。”冯喜良说。

数字经济赋能零工经济

“过去很多就业形式都受制于地理空间,存在天然的地域区隔,但互联网技术将平台打通,数字经济催生的新职业在哪里都可以快速成长。”社保专家余清泉认为,不同于制造业要求的集中化就业,服务业的特点决定了这些新业态的分散化。

近年来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的趋势进一步加强。2018年,第三产业占GDP比重已上升至52.2%,相对工业来讲,服务业对劳动力的吸纳能力更强。

2019年中国贫困线为人均年收入3747元,意味着10元过一天,不到4000元过一年。看似不可能的生存成本,却有那么一群人这样真真切切地生活着。电商扶贫,为他们打开了一个窗口,为脱贫攻坚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

对于实质为灵活就业的零工经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院长杨伟国用“人力资本自由配置”进行解读,“不同的技能模块现在都可以构造出一个市场,为不同的企业或平台提供短时服务”。

一些传统的职业在消失,新的职业被创造出来。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院长、教授冯喜良看来,“创造”的关键在于新技术将劳动过程进行分解再重新整合,“恰恰是新技术的分解与整合让劳动分工更精细化,最终带来生产效率的提升”。

“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出台更多支持新增就业岗位的措施,抓紧改善不合理限制灵活就业的规定。”对于这些尚处于初期发展阶段的新职业,冯喜良认为,未来政策层面不仅要支持新就业,激发就业机会,还要保障从业者职业安全。

小微企业也是新职业的受益者。数据显示,从事线下推广收钱码的数字微客,既有个人兼职,也有创业团队,其中99%来自50人以下的小微企业,营业状况最好的单月收入达数百万元。

About Author